超级PK10

                                                    超级PK10

                                                    来源:超级PK10
                                                    发稿时间:2020-06-04 08:20:28

                                                    需要明确的一点是:中国政府从没停止美国航司的中美航线,只是在美国航司主动停止了中美航线之后想要恢复时没有同意。当然,中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有绝对的权力可以停飞任何一班国际航班。美国航司有着停飞中美航线的自由,相应地中国也有不批准复飞的自由——毕竟中国不是一个“公共厕所”,也不是一个“殖民地”,让美国航司想走就走想来就来。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中国全国人大就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作出决定,完全属于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无权干涉。加方干涉中国内政的行径才是应该予以谴责的。

                                                    而美国政府以诸多强硬手段威胁中国批准复飞之后,更使得复飞从一个技术性问题变成了一个尖锐的政治问题。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想要通过“极限施压”使中国批准美国航司复飞基本不可能了——过去两年的中美贸易战让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中国政府是不会对“极限施压”低头的。

                                                    引发本次断航的直接导火索是美国要求恢复美国航司的中美航线,然而中国政府并不批准;与此同时,中国航司(国航、东航、南航、海航)还依然在“五个一”的限制之下执飞中美航线。

                                                    在4月时美国三大航司就表达出了想要恢复航线的欲望,然而四月时美国那失控的疫情使得复航成为了天方夜谭。而到了5月美国准备全面“复产复工”之际,三大航司的复航意愿越发强烈了。虽然就算恢复航线也飞不了多少航班,飞往中国机票的价格再贵那也是运量有限不见得有多少营收,但总比飞机趴窝、员工无所事事要好。而且若能复飞中美航线,对于美国航司来说可是一个资本市场上的重大利好消息。

                                                    当然,排除中美之间越发紧张的局势以及越来越快的脱钩速度等政治因素,中国也有着充足的理由不批准美国航司执行中美航线,那就是防疫原因。目前美国由于“放弃治疗”的防疫措施,使得美国疫情爆发3个月后依然维持着每日新增两万多确诊的惊人增速,而其188万确诊更是冠绝全球。在这情况下中国正处于“外防输入、内防反弹”阶段,严控境外输入型病例,对中美航线的登机旅客采取了极为严格的防疫措施。

                                                    报道称,伦吉尔在声明中提到,他对乔治·弗洛伊德之死感到恶心,“对他(弗洛伊德)6岁的女儿将在没有父亲的情况下长大感到惊恐”。

                                                    最后,伦吉尔鼓励民众响应他的呼吁。

                                                    答:加方领导人等公然对涉港问题说三道四,对中方进行无端指责,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严重违反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已向加方提出严正交涉。

                                                    而从2月初到现在,中美航线只有中国航司在执飞,美国航司想要执飞中国却不批准,一定程度上可以将其渲染为一种中国所制造的“不平等”——凭啥你中国能飞我美国,我美国不能飞中国?刻意制造冲突使得中国越发无法批准美国航司复飞,由此可以营造出一种中国“霸凌”美国的印象,从而转移美国国内愈演愈烈的矛盾。